百年小说网>玄幻奇幻>困海 > “灿烂的堪比这烈日当空,你说呢”
    过去了两周,亨利为了让他的清绪保持稳定,带他来俱乐部的高尔夫球场,因为祁聿不喜欢陌生人靠近他,所以亨利也兼任祁聿的球童,带着空顶帽,穿着宽松的白色polo衫和快到膝盖长度的短裤。

    在有些灼热烈日下,在周身满绿茵的发球区,轻松的调整标准的姿势后,稍微蓄力一番,挥起球杆,尽情享受挥杆时的畅快,以及定格运动激情和风采。

    技巧熟练,精准入洞,但那种愉悦在心头的自信依旧不减,享受极致轻松的体验感和放空的身心投入在这场与球的思想力道搏斗中。

    “先生真是妙啊!”一旁背着器具的亨利赶忙鼓掌夸奖。

    祁聿突然把球杆递给他,亨利以为他玩累了想要收起来,被祁聿阻止,“你来。”

    “啊?你确定吗?先生?”

    自顾自的将他身上背的器具夺过,然后及其客气的朝他莞尔一笑,露出浅浅的酒窝,一下主仆的关系就转换了。

    他毕恭毕敬的让他体验一下,亨利也毫不客气的一模一样的调整摆动标准且优雅的姿势。

    随后奋力一挥,高跃在天空的球体,跃过一条优美的弧度,正是这么一颗看似完美即将精准的球,毫无征兆的落在了正在球洞边缘正取球的球员的脑袋上。

    那可是威力不容小觑啊。

    亨利知道自己惹祸了,也非常有担当的跑到球落下的远处,急急忙忙上前道歉,好在球员并不是计较的人,面对客人更不可能追究,这事就潦草过去了。

    再让亨利来他就执拗的怎么都不会再打了,祁聿觉得他过于夸张了,没再强求他,自顾自的打起来。

    一旁的亨利手机猛然振动,他将手机从口袋里套了出来,解锁屏幕打开消息。